看上去需求旺盛的“晚托”服务,究竟“火”在哪儿

  • 时间:
  • 浏览:63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王烨捷

  每年全国两会前夕,也是全国各中小学校刚刚结束寒假开学的“当口”。3月1日,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下,上海市教委、市财政局、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这份通知一经下发,就引起了全市家长的热议——根据通知要求,从3月20日起,上海各所小学将在原有到17点的晚托班基础上,把免费晚托服务延时到18点。

  “晚托时间延长了,师资还有没有保证?老师要从早上7点半工作到晚上18点,动力在哪里?多出来的时间孩子们做什么?”上海一所新优质学校一年级学生家长谢女士道出了对晚托服务延伸的担心。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虽然“晚托班”每年都能在上海市两会、全国两会上形成热门话题,不少代表、委员提出延伸学校“晚托”功能的要求。但实际上,看上去需求非常旺盛的学校办“晚托班”在上海并没有那么火爆。

  来自上海市教委的数据显示,上海目前有98%的小学开展了晚托服务工作,累计约53%的小学生不同程度参加过学校的晚托服务,但从全市小学生报名学校办晚托服务的总体比例来看,在校生中大约只有5-6%的学生确实需要且报名了晚托班。

  约5-6%的家庭确有晚托需求

  “延伸到18点”的晚托服务,实际上此前已经在上海的个别区和学校进行了试点。

  在一所先期参与试点的新优质学校记者看到,全校350多名学生中,仅7名学生家长因“确实无法早接孩子”而申请参加晚托班,占比仅为2%;在上海市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550多名学生中,申请晚上16点到18点晚托服务的学生也不过50人,占比约9%。

  上海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种颇为奇怪的现象,在上海市中心学校、上海市郊区学校表现得尤为突出,有的学校甚至可能只有两三个学生申请晚托班,校方还不得不为此留下一名教师志愿者,“中心和郊区学生,都能接走;城乡结合部学校的需求,相对多些,但也谈不上需求旺盛。”

  这与社会上反复喊、大声喊的“亟需晚托服务”形成了鲜明对比。

  记者了解到,上海的小学正常放学时间为周一、周二、周三下午15:15分,周四、周五为下午14:30分。而上海市教委早从2010年开始就印发了《关于做好本市小学生放学后看护工作的通知》,要求小学因需提供放学后看护服务。2014年,市教委要求看护服务延伸到所有公办小学,服务时间延伸到下午5点。2017年,市教委又提出“快乐30分”拓展活动的要求,在小学逐步推行放学后丰富多样的校内兴趣公益活动。

  以先期试点的上海市静安区为例,该区实行“三段式”校内课后服务。第一段为下午15:30-16:00“快乐30分”活动,以课外兴趣延伸为主;第二段为16:00-17:00“自助1小时”活动,主要让学生自主完成作业,做完作业的孩子适当做些劳动、去操场玩耍;第三段为17:00-18:00为“温馨1小时”阅读活动,主要让孩子与老师、同伴一起阅读,并适当交往。

  静安区教育局副局长孙忠告诉记者,15:30-16:00的“快乐30分”是最受欢迎的活动,而真正需要学校看护到18点的孩子属于“极少数”。

  “实际上,从孩子身心健康成长角度来看,从早上七八点开始到晚上六点都待在学校,孩子也未必舒适。”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校长姜谊告诉记者,学校成立的“石岩教师志愿服务队”,把50个需要看护到18点的孩子分成3个班,每天安排3名教师志愿者和两名高校志愿者负责看护学生,“确有需求的,学校托底看护。”

  学校晚托班因不含“教学”项目而“遇冷”

  上海一名小学校长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有着近6年的“晚托到5点”经验,这6年里,每年需要看护的学生总数稳定,不会超过8%。但随着“快乐30分”和学校体育社团项目的开展,家长对这种“托管”服务的需求开始越来越旺盛。

  “晚托班,没什么人上;但兴趣拓展课,很多家长抢。”这名校长告诉记者,根据上海市教委的要求,学校在人力确实不够的情况下,可以引入校外公益拓展机构的资源,在校内看护时间举办公益性质的兴趣拓展项目。

  比如,学校可以引入一个足球机构或者篮球机构,按照公益的价格,秉持自愿的原则,在学校监督下开展一些学生素质拓展。这名校长告诉记者,学校每天放学后一个半小时的足球社团、篮球社团,很受欢迎。

  周三下午15:15分,在上海浦东新区一所小学门口记者看到,前来接孩子的大多是祖辈家长,还有一些晚托班、网球班、绘画班等机构的工作人员。爷爷奶奶接上孩子,通常带回家做作业,晚饭后把孩子送往课外班参加培训;机构工作人员接上孩子,则直接带回机构先做作业再上兴趣班。

  这所学校也提供学校办的免费晚托服务至17点,但参加者寥寥。

  “学校办的晚托班如果什么也不教,就等于在浪费时间。孩子作业1小时内肯定能做完,剩下的时间就是瞎玩。”一名二年级“全职妈妈”告诉记者,她每天都会在正常放学时间接走孩子,每天都给孩子放学后安排了不同的课程,送往不同的地点,“游泳、舞蹈、画画、网球、数学,都排满了。”

  这些课外班价格不菲。比如网球课,一节教练一对一的网球课(含场地费)收费约400元,还不包括往返接送和停车费等。

  这名妈妈告诉记者,如果学校能提供这样的课程,即使收费也能接受,“不需要学校给简单看护,家长需要有质量的看护。很多家长愿意出钱,学校里上个画画、学个舞蹈也行。”

  教委:坚持免费、坚持托底不动摇

  今年上海两会,有关学校内晚托服务的呼声又高涨了起来,很多代表、委员提出了相关提案、议案。

  “我们去年年底就在调研、酝酿了,决心把17点到18点这最后一公里给接上。”上海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说,一些双职工家庭家长每天最早17点下班,因此为孩子提供托管至18点的服务对那些确有需求的家庭来说,很有必要。

  与浙江、江苏的晚托政策相比,上海的特点是坚持政府主导、百姓免单、学校主责,确有困难的学校可引入社会公益组织加入看护。

  这名负责人说,上海的原则是“托底”,而不是“提高”,学校免费晚托服务对象是那些“确有看护需求,接送困难”的家庭。同时,学校办晚托服务还要坚持“不增加不必要负担”,坚决不搞学科培训。

  “家长的心意我们也知道,最好孩子能在学校把作业做完再回家。”这名负责人说,大部分家长其实并非“确实接送困难”,而是想让晚托班延伸到教育、教学领域,但这个口子,教委方面始终不能放开,“现在晚托班,是老师志愿者承担一些社会责任。但你要知道,老师从早上7:30工作到16:30已经9个小时了,他们是全天无休的。他们除了教学,还要回家批改作业,还要从事教研活动,不能因此影响教师的教学工作,否则得不偿失。”

  记者注意到,晚托服务的背后,是上海小学教师的辛勤付出和市区两级财政的鼎力支持。政府为所有晚托班学生购买保险,优化绩效工资统筹部分向从事晚托工作的教职工倾斜;那些从事晚托工作的教师,大多为“志愿者”,他们每天轮流看护学生,学校则对参与课后服务的教师实行弹性上班制度。比如,在晚托班上付出2个小时,相应教师可申请在病事假中多休息2个小时。

  本报上海3月2日电(教育科学部编辑)